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大时代中的刘永好

发布时间:2018/8/6 21:25:07 点击量: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将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建设上来”的决定。

  可是他们没有钱,最沉默的老三陈育新(原名刘永美,由于家庭生活困难被过继到新津县顺江乡古家村陈家)想到一个办法,与他所在的生产队合伙。但是公社书记一句“你们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让刘氏兄弟与“电器大王”擦肩而过。

  虽然音响不能做,但封闭日久的中国经济和社会迫切需求变革是大势所趋。在东南沿海,“地下工厂”丛生。心思活络的鲁冠球在工厂门口挂了四五块牌子,年产值已超过300万。

  虽然地处内陆的巴蜀,四兄弟也感受到了时代的脉搏,他们不安分的心不可能停止跳动。工业不让做,城里不能做,那就从农村农业做起。

  各种政治运动已经把农村经济推到破产边缘。穷则思变,农村又是计划经济最薄弱的地方,因此改革从农村突破是必然,越穷的地方对改革要求越迫切。

  不过,刘氏兄弟是主动投身到这一波澜壮阔的历史洪流中。他们四人都是大学毕业,当时都有铁饭碗,刘永好1976年被分配到成都机械工业管理学校当老师。

  学习农业的陈育新成了新津第一个辞掉公职的人。四兄弟达成共识,如果事情不顺利,保留工作的兄弟们要负责他的生活。

  1982年10月1日,“中国企业元年”前两年,育新良种场成立。王石张瑞敏柳传志李经纬潘宁牟其中等人两年后才登上历史舞台。

  按照分工,刘永好主要负责对外工作,采购、销售、宣传推广都是他的活。头脑灵活的他是墙体广告的祖师爷,一手建立了经销商体系,也是他的有心,将企业引向饲料业。

  但1990年前后,刘氏兄弟对未来产生了疑虑。年广久被关进监狱,全国私营企业数量从20万家降到9万。在“姓资还是姓社”的大讨论中,更多论调将私营经济定性为“资”,其所有者是剥削阶级。

  刘永好的传记《藏锋》记述,原本希望饲料厂作为模范典型,参观人士络绎不绝,但那段时间几乎没有人来。他们去国营厂购买原料也受到越来越多的阻拦,招人也没有人来。

  他和兄长们通宵地坐在一起长谈,“难道又不让私营经济发展了?”经历过中国政治运动的他们心里一直在打鼓。

  四兄弟甚至想到了像李书福一样,把企业交给政府,自己管理就行。开明的新津县委书记钟光林对找上门来的陈育新和刘永好说:“县里从来没想过要没收你们的财产。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们,做事低姿态一些没错。”

  1991年下半年,新华社内参发表了一篇《四兄弟创立希望,敢竞争超过正大》,有了官方权威媒体的宣传,这才让他们的处境有了好转。

  但完全吃下定心丸则要到1992年3月30日。刘永好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他拿着天天必看的《光明日报》冲进办公室,万分欣喜地对刘永行说:“二哥,来看,来看!”

  刘氏兄弟也乘着春风出川,收购改造经营不善的30多家国有饲料企业,将希望的版图扩展到全中国。

  1993年,四川要发展一名私营企业家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原本他们考虑的是陈育新,但三哥却推荐了四弟,大哥和二哥也赞成,他们一致认为,刘永好在四人中最有“场面感”:“永好有战略思想、沟通能力强,为集团做了不少事,应该他去。”

  1993年3月,全国政协八届一次会议掀开了刘永好人生的新篇章。他代表全国私营企业家在人民大会堂发言,《私营企业有希望》这个双关标题刚一出口,台下就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刘永好先后担任工商联副主席、政协经委会副主任,参加国内外各种活动,与全世界的企业家、学者、官员交流。原本就擅长学习的他不仅拓展了视野,身边也汇集了大量资源。

  “我有机会接触到很多优秀的企业家和专家,通过沟通和交流,我的视野更加开阔了。这就像是爬山,过一段时间爬上一座更高的山,就能够看得更远一些。”

  1994年,《福布斯》首次公布中国大陆富豪排行榜,刘氏四兄弟被评为第一。此时外界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在内部分过一次家。

  1990年,忧虑中的陈育新生了一场大病,又遭遇敲诈勒索,因此萌生了以后要做自己喜欢的事业的想法。

  争家产狗血剧在华人企业中屡见不鲜,但在刘家,没有难断的家务事。创业之初,他们便约定:各自家属回家,不得“参政议政”。

  因此,当对未来有不同的规划时,刘氏兄弟就简单地将利润平分成四份,一人一份,但保留了新津希望饲料厂作为共有管理资产。

  学计算机的刘永言投入到高新科技领域;喜欢树木花草的陈育新选择了房地产;刘永行和刘永好则继续坚守饲料行业。

  那天晚上的分家会议只有兄妹五人参加,刘永行以长江为界划分了南北各13间工厂,刘永好选择了长江以南的13间工厂。双方还约定不侵占对方市场,十年不过江。四人共有的新津希望饲料厂还是平分,但各自从股份里抽出十分之一给妹妹。

  协议是手写的,兄妹五个人都签了字。一夜之间,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就划分干净了。

  2006年,刘永好获得“CCTV年度经济人物”。颁奖典礼上,央视请出2001年获奖者刘永行为弟弟颁奖,他们拥抱在一起。

  不过,分家不分情感。私下里,刘永好和二哥是经常在一起的。1998年,他们还联手宣布,希望系的饲料与正大的饲料进行“三年决战”。

  虽然刘永好心有遗憾,但也正是分家,使得他的企业从家族化管理走向了现代管理之路。

  “我们顺潮流而动,略有超前。不超前,你就没有机会;但快一步太快了,有可能踩虚脚。所以要快半步,这就能进能退。”

  改革开放40年,中国民企各领风骚三五年,倒台的很多,能够做20、30年的企业更少。而36年来,刘永好的新希望屹立不倒,还保持着强劲的发展势头,秘诀就在于此。

  天生喜爱新事物的他,在机会到来的时候,总有抓住的冲动。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起,刘永好开始进入金融、地产、化工等行业。

  虽然这些领域利润丰厚,虽然商人的本能是趋利,但即使在楼市最疯狂的时候,刘永好始终选择农业作为自己的支撑点。他不会为了赶路而赶路,忘记了初心。

  在其他领域,刘永好是投资人,运用的是资本力量,但在农业这个大本营,他一直是以实业家的身份在精心经营。

  改革从农村发起,深化改革也需要从这里突破。只有解决好14亿人吃饭问题和8亿农民富裕问题,中国经济才能长久稳定地发展,拉动内需才能有坚实的基础。

  进入新世纪,刘永好就开始布局农牧业全产业链,以“打造世界级农牧企业和美好公司”为长远愿景。

  中央一号文件连续15年关注“三农”问题,2018年提出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新时代下,刘永好认为农业将大有可为。

  不过,农业是微利行业,要想获得长期的发展,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未来五年,新希望计划在农业领域投资超过500亿。他们的其他产业不断地给农业输血,也服务于农业。

  借助资本运作和金融驱动,新希望在国内外进行了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收购。希望金融、普惠农牧融资担保公司则为农村小微企业和农户提供资金支持和保障。

  刘永好还特别重视新型职业农民的培养。农业规模化正蓬勃兴起,人才和技术输送变得至关重要。新希望计划用五年时间免费培训十万新农民和农技员,并鼓励更多的农民返乡从事农业生产。

  “中国需要不止十万个百万个,甚至千万个上亿个的现代农民,中国的现代农业才能实施。”

  2015年的中国(四川)电子商务发展峰会上,一直“顺潮流而动”的刘永好做了《互联网时代的新希望》的演讲。

  媒体报道是开启女儿接班之路,不过刘永好更愿意把其看作是新希望集团干部年轻化的标志。

  2011年,新希望的销售就到了900亿,但是2012年却倒退了。刘永好认为这有禽流感等外部的原因,也有自身的原因。

  “一批由60多岁50多岁人引领的集团和企业可以发展吗?能够变革吗?能够创新吗?我觉得难!于是我们做出了一个大的决定:干部年轻化,作为我们第一原则。”

  刘永好从自身做起,他从四五十家公司的董事长降到了两三家。现在,新希望高层的平均年龄已经降到40多岁,中层干部30多岁。除了刘畅,新希望地产总裁张明贵也是80后。

  刘畅接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后,刘永好特地请来既是六和元老、又是自己智囊的陈春花教授担任公司联席董事长兼CEO,辅佐女儿三年。

  这种“家人+外人”的混合制家业传承,是刘永好的睿智,也是一个父亲的用心良苦。

  如今,陈春花已经卸任,刘畅已独立执掌新希望六和两年。去年,新希望集团收入超过千亿,同比增长16%,其中90%来自农业和食品业的贡献。女儿经受住了考验,刘永好喜不自禁。

  2015年,刘永好单独搭建了草根知本,它实行事业合伙人制度,做跨行业和产业链的资源整合。目前已有乳业、冷链、调味品、营养保健品、宠物食品等板块,旗下企业超过50家,投资范围覆盖海内外。

  “我们两拨人,集团这边晚上六点见不到人了。草根这边,晚上九点大多数人还在。”刘永好曾对这帮年轻人说,三十年再造一个新希望,“但他们告诉我,互联网时代,我这想法太落后了,他们要三年五年再造一个新希望。”

  新希望乳业董事长、草根知本总裁、70后席刚说,50后刘永好对他们有一种“碾压式”的压力,不是来自业绩,而是来自学习。他会随身携带一个本子,记下觉得有用的一切。

  在激烈的全球化竞争中,国家、企业、个人都无处退缩。而一个擅长学习的人,永远都不会落后于这个时代,也不会惧于任何竞争,“别人的榜样,也点燃了我的激情。”

  员工说:“董事长没有架子、和蔼可亲,从来不骂人,批评人也很讲究方式方法,不会让人难堪”。

  退休的总经理黄代云说:“在一些企业制度不完善的家族企业,职业经理人的生存状态全凭老板一个人说了算。但在新希望,或许我运气好,我遇到了一个心胸宽广、开明睿智的老板。”

  2006年民生银行董事会改选时,第一大股东刘永好毫无预兆地落选董事会成员,失去副董事长职位。他当时非常气愤,但仍克制自己,在选举结束后才离场。

  “如果我也针锋相对地说一些我的观点,我知道的内幕,会有什么后果?民生银行董事会的格局可能不稳定,会造成股东之间更大的摩擦。最后是民生银行信誉下降、股价下跌,大家都受损,我不想民生银行出现这种局面。”

  以大局为重的他赢得了其他股东的尊敬。两年半后,民生董事会提前改选,刘永好以99.93%的最高股东赞成比例重回董事会,同时当选副董事长。

  有人戏称中国民营企业家是“两院院士”:身体吃不消进医院,走得“太快”进法院。但心怀坦荡、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刘永好总是该吃吃、该睡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淡然处之。

  刘永好的善意分享不仅是对身边的人、认识的人。1994年,刘永好联合其他9位涉农的民营企业家,发起针对贫困落后地区的“光彩事业”。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光彩事业是造血型慈善,主要通过投资项目,参与贫困地区的经济建设,培育他们的市场经验,共同发展。截止2017年,在全国众多企业家的参与支持下,光彩事业累计实施项目超过6万个,投资额近4万亿,捐款20余亿。

  为何新希望能基业长青?刘永好的回答是:“把企业责任和社会责任结合起来,就有可能长。当既考虑盈利又考虑社会责任的时候,你就不会去做不该做的事。”

  刘永好也总能跳出彼此纷争、跳出内部组织、跳出利益链条,用自己的格局、智慧、坚韧、胸襟营造出更大的势。

  刘永好前些年遇到鲁冠球,“我们聊了半天,也感慨了半天,我们两个人非常有同感:我们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企业家,不多了……”

上一篇:聚宝盆直播介绍在哪?聚宝盆直播介绍分享

下一篇:变动的大时代 不要成为“不惜一切代价”的那个“代价

友情连接:大时代娱乐 | 网站地图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大时代娱乐管理系统 技术支持: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