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被债务绊倒的亿元企业

发布时间:2018/6/14 16:16:27 点击量:

  十年前,在金坛几乎没人不知道泰国华侨冯永俊和他的“奥金系”。2001年,在金坛市人民政府的邀请下,冯永俊在当地投资300万美元成立了奥金(金坛)鳄鱼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奥金鳄鱼公司)。2003年,奥金鳄鱼公司曾得到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颁发的“环境与科普教育基地”证书,其所投资的鳄鱼馆为国家3A级旅游示范点,公司旗下的四星级芭堤雅国际大酒店也曾见证过当年的繁华与荣耀。

  “一切风险都从投资房地产开始。”冯永俊回忆称,2005年,为了继续扶持鳄鱼产业的发展,当年6月7日,奥金鳄鱼公司注册所在地的金坛开发区管委会决定出让金坛市金阳印刷厂西侧3.5万平方米土地给冯永俊新成立的金坛奥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奥金房产公司)。奥金房产公司注册资金为2000万元,吸纳了孙集英等四位自然人注入的6500万元资金,用于在该宗土地上开发美丽华公寓项目。

  据当年奥金房产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财务负责人介绍,2009年6月,美丽华公寓主体工程已经全部竣工,奥金房产公司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因为与承建方浙江国泰建设集团的1000万元的债务纠纷,导致停工,水、电、绿化等后续工程怠建,影响了房屋的交付时间。部分业主到市政府上访,引发了社会矛盾。

  据上述负责人回忆,美丽华公寓项目的投资主要由四部分组成:奥金房产公司自筹、银行贷款、孙集英等四位自然人注资6500万元、预售房款,1000万元的债务对奥金房产公司“不是过不去的坎儿”。

  2009年六七月间,金坛市政府和开发区管委会相关领导分别找到冯永俊召开协调会议,提出由奥金房产公司出资,政府出面斡旋确保承建方正常施工。

  一位不愿具名的自然人投资者向记者表示:“政府先后提出的几个方案让我们担心,政府协调部门不是诚心要救奥金。”

  冯永俊至今后悔在《破产申请书》上签字:“我是在政府领导做出‘政府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奥金鳄鱼公司发展’的承诺下,于2009年10月14日被迫签字的。”令冯永俊不解的是,当天上午11点多签字,下午2点承办法官兼清算组负责人就上门收缴了公章和账册,他认为在程序上午休三个小时内,根本不可能下达移交司法文书。

  2009年12月4日,金坛法院合议庭做出民事裁定,裁定立案受理奥金房产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指定清算小组为破产管理人。

  经过90天的债权申请期,2010年3月25日,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据一位债权人回忆,会上孙集英等债权人当场提出异议,认为法院以“1000万元债务无法偿还”为由,迫使一家资产数亿元的企业破产不符合常理,并提出自愿为奥金房产公司还债,但没有得到法庭的认可。

  2010年10月,债权人农发行金坛支行、清算小组、开发区管委会又对奥金鳄鱼公司提出破产申请。“让我最难接受的是,奥金房产公司‘被破产’之后,又以奥金鳄鱼公司土地出让金债权方的名义,申请奥金鳄鱼公司破产!”冯永俊痛心地说。

  对于“奥金系”的上述说法,记者联系了金坛市外宣部门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

  4年多时间过去了,冯永俊及其债权人一直在对公司破产清算时间过长及程序提出异议。

  2013年,冯永俊在几位债权人的支持下,走上了上访之路。他在写给各级领导的信中是这样描述公司破产拍卖过程的:“从低于建筑成本的1.04亿元开始起拍,在一小时内,耍玩般共叫拍34次,最后在7800万元落槌。”

  他同时对采用“减价倒拍”的拍卖方式提出质疑,也对奥金房产公司清算、奥金皮革制品企业拍卖、奥金芭堤雅大酒店及桑拿会所整体拍卖所涉及的贱卖问题提出了自己的预估,认为“仅少卖的就有4.62亿元”。

  清算小组成员、来自金坛住建局的于先生在取得清算小组组长电话许可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奥金破产案因为涉及官司很多,清算小组为了维护债权人利益,已经进行了4年的工作,目前清算审计仍在进行中。

  关于破产程序中“降价倒拍”,多年来一直专注拍卖行业法律服务的胡育宏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的拍卖法规并无限制“减价倒拍”的规定,应该说法无禁止即可行。但房地产不同于鲜花、农产品等易坏易烂品,且拍卖当时,房地产业正在上升期,应该说采用“减价倒拍”的方式不合常理。

  国家注册拍卖师程巧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拍卖标的低于建筑成本1.04元的价格起拍,并且使用“降价拍卖”,最终以7800万元的价格成交,这种处理破产公司财产的方式会损害破产人和债权人的利益。

上一篇:工业化的娱乐片段

下一篇:又有一名爆炸案嫌疑人落网

友情连接:大时代娱乐 | 网站地图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大时代娱乐管理系统 技术支持:大时代